日了狗了太郁闷了

朝xian拍摄内容要和另外一位玛格南摄影师在日本出一本书,已经通过了朝日出版集团的一审和二审,也通过了日本文化部的审查,但因为某胖他哥遇刺,日本文化部紧急发函暂缓出版,我就日了狗了!




我的故宫角楼

故宫角楼是帝都千年历史的交汇点,只要你站在这里静静欣赏着日出日落,千年的历史就如同过眼云烟一般。


角楼的每一天都是独特的,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而你不会碰到一模一样的角楼。天气就是角楼的容颜,千年的喜怒哀乐每天都在变换着。


一旦有好的天气,我就会扛起器材奔向角楼,记录下历史的容颜。


以下是近两年来角楼容颜的精选,希望你能够喜欢!
















































2014年青山的拍摄总结

2014年过去了,今年过得匆匆忙忙,照片也拍得匆匆忙忙,小有收获,小有进步。从每个月拍的照片当中选了一张出来,一共十二张,权当是今年的拍摄总结吧。

选择是残酷的,每个月中拍得很多照片,都希望把他们选出来,无奈严格每个月只有一张。有的月份好片比较集中,有点月份拍的一般。但无论如何,这都是我2014年中自己喜欢的、愿意为之付出的照片。

希望大家喜欢!


一月

阜新的蒸汽机车。蒸汽机车这种第一次工业革命的遗存正在消逝殆尽,抓住他们最后的尾巴留下些许怀念。



二月

紫荆城的最后余辉。金黄的余辉洒在紫荆城的太和门广场,安宁祥和。千年来帝王的兴衰尽如一抹残阳一般。



三月

马航MH370的家属在首都机场被媒体包围。MH370失联至今已经有9个月了,那些消逝的灵魂们还在哪儿徘徊?



四月

北京国际电影节影星让·雷诺来华,法国大叔虽然深受雾霾的困扰身体不适,但在演讲中依然露出了坚毅的神情。



五月

角楼日落。角楼和护城河在日落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安详,世界在日新月异得发展,但只要你站在这,千百年来的景色依然不变。



六月

哈萨克牧民迁徙。新疆的哈萨克牧民们每年都要从冬季操场驮着家当赶着牲口徒步迁徙接近一千公里前往夏季草场。



七月

帝都晚霞。不错,这里就是千年历史的帝都北京,古今集于一体,在红紫色的晚霞映衬下尽显威严的风范。



八月

傍晚雨后的上海外滩。风云变幻、灯火辉煌,这里虽然没有帝都悠久的历史,却有着另一番激荡澎湃的律动。



九月

当代愚公。耳聋的老工人清晨在山上认真一凿一凿得雕刻石头铺设山道,大山里没有办法进行机械化施工,全靠当代的愚公们开凿出供人进出的道路台阶。



十月

年轻的板球选手。在北京的一所英国学校当中,有着一群长着外国面孔、接受着英联邦式教育的孩子们,但当他们观赏着外国队与中国队的比赛时,却大喊着“中国加油!”。



十一月

鼓浪屿的渔民。APEC给厦门带来了大量的北京游客,而当地的渔民们每天早上驾着小船来到鼓浪屿的岸边向游客们贩售新鲜的海货。



十二月

满洲里的日落。夕阳的余辉洒在北国茫茫的雪原上,高压输电塔穿行其间,人类的足迹遍布了恶劣环境中的每个角落。



就要到2015了,希望大家都能拍出自己喜欢的照片!

图库摄影师的这两年

在两年前写了一篇《给摄影师们的一封信》(http://czqs2000.lofter.com/post/15fd2_234ade),转载良多,这两年来多少又有了一些感触,闲来无事与大家分享一下吧。


在第一封信中我提到了成为Getty Images美国总部的摄影师,当时多少有些沾沾自喜。这两年下来除了为了这份荣誉更加努力之外,也体会到了作为图库摄影师给自己生活带来的一些巨大的改变。


第一,就是我觉得我变得自由了。我可以通过销售自己的照片获得足以养活自己的收益,不用为了迎合客户、市场的口味而改变自己。拍出来的东西都是自己喜欢的、愿意去拍的。以前做摄影师得必须得想着迎合客户的口味、符合市场的要求,摄影市场的竞争是激烈的,并不适合我这种懒人的性格。而图库摄影给了我很大的空间,我所要做的只是拍自己喜欢的、愿意拍的题材,比如风光。可以说我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喜欢的题材也是图库中销售比较好的题材。


第二,就是图库给了我很大的成就感。我渴望自己的作品得到展示、得到别人的认可。看到照片被很多大公司、大媒体使用,可以让我的自信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不是一个有宏图大志的人,努力去付出,有应有的回报我就会十分开心。


第三,我更愿意去探索这个世界了。只要我出门,就可以一边探索,一边通过拍摄养活自己。不用像以前一样担心自己太不努力,总是想着要出去玩,现在出去玩也是一种工作,而且没有人在屁股后边催着你,这种放松的心情更能让自己得到更好的发挥。这是非常适合自己的一种生活,我愿意为之付出我的全部努力。


第四,我能通过图片展示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并且有很多观众。不管是在Getty Images Editorial还是在CFP,我都有很大的平台去向大众发布我的视角、我的观点。人天生是希望被倾听的,而图片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倾诉。


总的来说,我达到了一种我想要的生活方式和状态,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且产生价值,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行事。有不少朋友跟我说要学会宣传自己然后就有机会获得更大的发挥空间,我往往一笑了之,不是因为装逼,而是那种生活确实不是我的生活。我当然希望自己能够被更多人认可、有更大的平台去发挥,我当然希望自己能够出名、能够赚大钱……但对于自己来说获得这些一切的一切的前提就是我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自己的生活能带来这些,那么是对自己来说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而不是需要刻意去获取的。我愿意为一张漂亮的照片在半夜起床在瑟瑟寒风中冻上一整天,而不愿意为努力获得别人的认可而在半夜起床在瑟瑟寒风中冻上一整天。


有人说你拍的照片只是一般啊,充其量就算是技术高于中等水平,创意上没什么值得好称道的。确实,这点我是必须得承认、并且也有此自知之明的,但我也确实并不觉得我是在做什么了不起的艺术,我就是一个喜欢拍照的摄影师罢了,这年头无论你做什么总会有人喜欢有人讨厌,我并不要大家都来夸我,只要我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我拍出来的都是我自己喜欢的、愿意为之付出的,有人喜欢更好,没人喜欢甚至讨厌,我也没有什么损失。


再来说一下Getty Images这个大平台。里边有很多优秀的图片和视频编辑,这些编辑们对我的影响时巨大的,特别是Editorial的图片编辑周老师和Editorial视频编辑Szymon。他们让我从一个商业摄影师,成长成了一位会去观察世界的摄影师。而Getty Images Editorial这个平台让我有了作为世界顶尖新闻图片社摄影师的自信,我会要求自己获得更加独特的视角,这对我整个发展道路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接下来的道路,我想把自己的精力更多放在Editorial(新闻纪实类)的拍摄上。虽然这类的拍摄比较辛苦而且赚的钱比Creative(商业创意类)要少很多,但正如我所说,Editorial对一个摄影师的成长是至关重要的,我更愿意去多多关注这个世界的变化。而且我始终相信,如果你能把一件事做得比别人都要好,那么财富自然会找上门来,不管做什么都是如此。与其去追寻财富,不如努力把自己喜欢得事做好,只要你做的事有价值了,自然你对别人就是有价值得。


写到最后我想给此文配一张图,想来想去还是Lawrence在新疆的崇山峻岭中给我拍的这张照片最喜欢,摄影师还是得多看看多跑跑,正如凯撒大帝所言,Veni,Vidi,Vici:我来到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



下午在角楼碰到四个人,看我在那拍照,说能不能用我的相机帮他们拍张合影(注意是我的相机不是他们自己的),想了一下,礼貌拒绝了。其中一个女人说就帮他们拍一下,然后email发给他们,不是很方便么?我说我是以此为生,不能随便用自己花大价钱买来的相机无偿帮别人随便拍照。但我可以帮你拿手机拍,他们说算了。你们说我做的过分么。

czqs2000

当世界的眼睛 做人类的良心
微博:@青山的摄影微博